詩歌散文 > 文章閱讀 > 情感文章 > “守吃”的奶奶

“守吃”的奶奶

作者: 遠方遠2018年03月21日來源: 商洛日報情感文章

民以食為天。吃飯對一個中國家庭來說是頭等大事,尤其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個大家庭。用奶奶的話說,“守住了吃,就守住了家”。

奶奶生于1922年,今年已經95歲高齡,她是方圓十里八鄉最長壽的老人,纏著小腳,兩年前才拄上了拐杖,依然鶴發童顏,慈眉善目,滿臉溢笑,輕聲慢語。

“活的時間太長了,都活的沒意思了,一天啥也干不了,剛吃飯。”奶奶說。

“你健健康康的,就是我們的福氣,我們都盼著你能長命百歲呢。”我說。

“你們都孝順,都對我好,我知道。雪芳(大姑)接我到她那兒住,一住就是幾個月,還領我去醫院檢查身體;敏芳(二姑)給我買衣服,光棉襖就買了5件,一冬天都換不過來;新平(二爸,奶奶和二爸住)給我端吃端喝,侍候我;你媽一做好吃的就叫我,你爸背我去廣場看戲看熱鬧,都好著。人活老了,我現在是‘看碗不看臉’,剛吃飯,其他啥也不管。”奶奶說。

“看碗不看臉”,這話從95歲高齡的奶奶嘴里說出來還真讓人驚訝和感慨,還以為奶奶人老心思多。回頭說給老媽聽,老媽說道,“有啥可怪的,你奶奶為這個家操心了一輩子,現在老了,也操不了這個心,她不求別的,只要有一碗飯就行了。說到底,她是不想給兒女們添麻煩,不想成為兒女們的累贅”。

奶奶操持著全家人吃飯問題近80年,可以說為兒女的生活擔負了一輩子,到老了卻不想成為兒女的負擔。

人常說胃是有感情的。許多有關吃的念想和記憶都與奶奶有關。大概是在小學三、四年級時候的一個暑假,和爺爺奶奶去臨鎮看戲,看完戲爺爺拉著架子車載著我和奶奶回家,我躺在奶奶懷里看星星,聽著爺爺哼著秦腔,不知不覺睡著了。第二天早上還在睡夢中突然被一股誘人的香味弄醒了,睜開眼一看,只見奶奶手里拿著一張焦黃薄脆、蔥香撲鼻的包谷面煎餅站在床邊,就像豬八戒吃人參果一樣幾口下肚,太好吃了,簡直人間美味。從此以后的多少年來,每次遇到吃煎餅都會想起那張飽含蔥香的包谷面煎餅。后來多次問奶奶為什么那天的煎餅那么香,奶奶只是莞爾一笑說,“沒那么香,不過家常做法,只是你餓了”。

爺爺一生耿直倔強,俠氣仗義,好客喜聚,朋友眾多。每逢小鎮集市,南北二山趕集的老友便會來奶奶家里歇腳,茶水和煙葉是爺爺的待客之道。煙葉是爺爺自己種的,爺爺是種煙的好手,每年都會種上二分多地,收成頗豐。爺爺種的煙葉片寬厚緊實,香氣質好量足,油分豐富,抽起來煙味醇厚,勁大過癮,深受村里煙民的追捧。每到傍晚,總有三五個老頭手持煙袋來到奶奶的院子里來抽一袋爺爺的煙葉解饞。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家中有茶那可是少有的奢侈品,其實爺爺的待客茶大多出自于奶奶之手。每年初春,樹木剛剛露出嫩芽時奶奶便開始“采茶”,掐取各種小樹的嫩芽一籠一籠的提回家,連夜炮制,第二天晾曬,制作成茶。而在爺爺好客背后的支撐是對奶奶巨大的考驗,二三個老友在抽完了一袋煙,喝完了一大搪瓷缸釅茶之后,也該到飯時了,也是最能體現爺爺待客臉面的時候了,只見一位裹著小腳的老太太顫顫巍巍從灶房里進進出出,穿過一條昏暗的過道,端出幾盤菜、一碗飯上桌,盡管都是粗茶淡飯,盡管每次都幾乎掏空奶奶的柜底。在那個物質特別匱乏的年代,一個家庭遭受的最大困頓就是吃飯問題,可這些事全都由奶奶一人來張羅。很難想象,奶奶是如何做到的,一大家子人的吃喝和爺爺的待客之道,全都被當時評價一個好女人的重要標準——“茶飯”來體現了。奶奶做的一手好茶飯,奶奶的大柜和廚柜好像兩個神秘的寶柜,總有取不完的煙葉、茶葉、糧食和各種干菜,也總能為一家人準備好飯菜。即使再難,奶奶也總能應付自如,而且精心準備,以示尊重。那怕家里就只有一盤酸菜,奶奶也要用盤子盛了,調上辣椒油,擦去盤子沿上的菜汁,然后端上桌。在客人吃飽喝足后的嘖嘖贊嘆聲中,奶奶依在門框上想的是下一頓飯該端什么上桌。奶奶的茶飯和操持贏得了爺爺老友們的尊敬,爺爺去世后的好多年,仍有爺爺老友以及其兒女們不時給奶奶捎來一吊臘肉,一包木耳、香菇等特產。

現如今社會發展了,吃飯再也不是問題了,而吃的健康、吃法安全、吃的放心是人們關心的重點。這些城里人關心的問題在鄉下卻不是問題,因為糧食和蔬菜大多是自己地里種的,豬是自己養的,雞是自己喂的,飯是自己做的。

幾顆雞蛋,一袋洋芋或紅薯,一把翠綠的青菜或小蔥,這是每次回鄉下老家臨走時奶奶都會隨手準備讓帶走的東西。“不用帶,城里都有了。”我說。

“這是自家地里種的,比城里買的好吃,拿上,給娃兒吃了。”奶奶的口氣不容置疑。

于是每次回老家我也帶些鄉下沒有的吃食,一箱牛奶,一兜蛋糕,一盤面皮,或幾樣水果。

城里和鄉下、老人和兒女、家庭和親情,最直接、最簡潔、最有力的聯系還體現在一個字上了,那就是——吃。

世上的道理太多,需要堅守的東西也很多。可作為一個鄉下普通的農村婦女,奶奶沒有上過學沒有多少所謂的文化,一輩子操心柴米油鹽圍著灶臺轉,沒干過所謂的大事,她的一生就是守著一家人的吃飯問題,用她的茶飯和操持維系著一家人,這也是一種特殊的強大,也是一種普通的偉大。

红龙扑克官网 -红龙扑克下载